澳洲时时彩_澳洲时时彩网站 设为首页加为收藏

有氧瑜伽

你的位置: > 有氧瑜伽 >

对商品或服务特性描述或说明,不得作为商标,惟因长期使用使消费

  • 发表时间:2019-05-26 19:47
  • 来源:未知
裁判字号:102年行商更(一)字第4号 案由摘要:商标注册 裁判日期:民国102年12月27日 资料来源:司法院 相关法条:行政诉讼法第200条(102.01.09) 商标法第23条(99.08.25) 商标法第23、24、29、30、38条(100.06.29) 要  旨:对商品或服务之品质、用途、原料、产地等特性之描述或说明,因不具识 别性,原则上不得作为商标,惟若经长期使用,消费者以产生对商品或服 务之联想,则属例外可申请注册之情形。故直接对商品或服务特性加以描 述,因消费者容易将其视为商品或服务之说明,自无法识别其来源。又以 外国单字或字词作为商标,是否具识别性,亦或仅係描述性,则应视消费 者购买时之普通认知为準。 (裁判要旨内容由法源资讯整理) 智慧财产法院行政判决102年度行商更(一)字第4号 民国102年12月5日辩论终结 原告吴建忠 诉讼代理人林天财律师 曾稚甯律师 曾浩维律师 被告经济部智慧财产局 代表人王美花 诉讼代理人杜政宪 上列当事人间因商标注册事件,原告不服经济部中华民国101年 8月10日经诉字第10106110590号诉愿决定,提起行政诉讼,经 本院于102年2月21日101年度行商诉字第156号判决后,原告 提起上诉,经最高行政法院同年8月22日102年度判字第526号 判决废弃发回,本院更为判决如下: 主文 诉愿决定及原处分均撤销。 被告对于申请第100022621号「Mink」商标注册申请案,应依本 判决之法律见解另为处分。 原告其余之诉驳回。 第一审及发回前第二审诉讼费用由被告负担。 事实及理由 一、事实概要: 原告前于民国100年5月9日以「Mink」商标(下称系争商 标,如附图1所示),指定使用于当时商标法施行细则第13 条所定商品及服务分类表第18类之「皮夹、钱包、腰包、皮 箱、行李袋、鞋袋、钥匙包、购物袋、化妆包、旅行袋、皮 包背带、登山袋、露营袋、皮包握把、行李箱、化妆箱、皮 包、书包、背包、手提包」商品,向被告申请注册,经被告 审查,认系争商标图样上之「Mink」,为所指定商品材质之 说明,有核驳处分时商标法第23条第1项第2款规定之适用 ,应不准注册,以101年4月19日商标核驳第338084号审定 书为核驳之处分。原告不服,提起诉愿。经经济部101年8 月10日经诉字第10106110590号决定驳回,原告遂向本院提 起行政诉讼,并于本院审理时在同年11月21日,向被告申请 减缩指定使用商品仅余「登山袋、露营袋」2项,经本院10 1年度行商诉字第156号判决驳回原告之诉,上诉人提起本 件上诉,嗣经最高行政法院以102年度判字第526号判决废 弃发回。 二、原告声明求为判决:(一)诉愿决定及原处分均撤销。(二)被 告应就原告于100年5月9日(原告误载为6日)申请第100022 621号商标注册案(已于101年12月3日申办缩减商品使用项 目为「登山袋」、「露营袋」2项)准予注册。并主张: (一)原告就系争商标业已申办减缩,指定使用于「登山袋」、「 露营袋」二商品项目,此为被告所不争执。是本件商标是否 为指定使用商品之材质说明、具备识别性与否,自应以「系 争商标与登山袋、露营袋间关係」为判断基準,而应审酌原 告所为申请减缩指定使用商品为「登山袋、露营袋」之事实 。 (二)被告既承认「登山袋」、「露营袋」目前市场上尚无使用貂 皮材质之证据,被告即不应以「MINK」係指定商品「登山袋 」、「露营袋」之材质说明而驳回申请。又貂皮材质不适合 使用于登山袋、露营袋握把部分,且貂皮材质不致使用于该 等商品亦为社会通常生活经验,至被告主张「不排除使用貂 皮材质于登山袋、露营袋之握把部分」云云,纯属臆测之词 ,且违背通常生活经验,应无足採。 (三)系争商标使用于登山袋、露营袋,客观上非为商品材质之说 明,主观上消费者亦不致混淆误认貂皮将作为登山袋、露营 袋材质之说明。是系争商标注册应可得准许。况「Mink」商 标依据一般社会通念,非属消费者一望即知其中文意涵之外 国文字,足徵其要非商品本身特性之描述性文字,进而具备 先天识别性。 (四)被告曾同意「CROCODILE」使用于皮夹、皮包、背包、化妆 包、手提袋等皮製类商品,基于「平等原则」,系争商标注 册更应无不予准许之理。 三、被告声明求为判决:驳回原告之诉。并抗辩: (一)因本件为商标注册案件,原告有减缩商品的权利,故被告仅 须判断系争商标指定使用于「登山袋、露营袋」商品应否准 许注册。 (二)系争商标之图样係由外文「Mink」所构成,而其中文意涵为 「貂皮」之意,以之作为商标,纵然「登山袋、露营袋」目 前市场上尚无实际使用之证据,惟考量「貂皮」之稀有性, 其使用上多为表彰其高贵之意象及提供一部分之触感功能, 而无须商品本体全部或大部分使用此材质,故仍不排除未来 有使用「貂皮」作为其一部分材质之可能性,尤其「貂皮」 于相关皮包市场业有使用之证据,已如前述,故相关消费者 仍有可能于「登山袋、露营袋」商品上视此「Mink」为该等 商品含有部分「貂皮」材质之说明。 (三)「登山袋、露营袋」应仅提供部分貂皮之功能或触感,例如 将貂皮製作于「登山袋、露营袋」的握把,并不会整个「登 山袋、露营袋」全部使用该材质。 (四)原告庭提有关鳄鱼之资料,但尚未查阅字典之前,无法确定 该单字是否有鳄鱼皮的意思。又原告前次所提鳄鱼商标部分 ,该案申请当初考量当时已具知名度而产生识别性,故予以 核准,此与本案情形不同。 四、得心证之理由: (一)本件之法规基準时: 1.按商标法并未对商标注册申请案之法规基準时明文规定, 原则上认应以行政争讼程序事实审言词辩论终结前为法规 基準时。盖行政诉讼裁判基準时之判断,有决定法院审判 对象与範围之作用,裁判基準时之判定,往往代表法院即 司法权介入行政权之可能时点,不仅影响司法权界限,亦 影响诉讼类型之性质与其彼此关係。商标申请案係向法院 提起课予义务诉讼,法院基于行政诉讼法所规定之权限, 自有对商标申请案适用法律的权能,是以将法规基準时定 在事实审言词辩论终结前。但若係对申请人不利之法规( 如现行法第30条第10款就先注册商标之保护增订「且非显 属不当者」),基于申请权人信赖处分时既得权利状态不 得剥夺,则法院不得就审定后之法律,再为更不利申请人 之适用(最高行政法院102年度判字第548号判决参照) 。 2.查系争商标係于100年5月9日申请注册,被告于101年 4月19日为「不得注册,应予核驳」之审定,本件于102 年12月5日辩论终结。而100年6月29日修正公布之现行 商标法第29条第1项第1款规定:「商标有下列不具识别 性情形之一,不得注册:一仅由描述所指定商品或服务之 品质、用途、原料、产地或相关特性之说明所构成者。」 其内容大致与修正前商标法第23条第1项第2款之规範相 同,并无对申请人有利或不利之情事,本件如适用修正后 之规定,并无对申请人不利之情事,故本件商标之申请应 否准许注册,应以现行商标法为断(最高行政法院102年 度判字第548号判决参照)。因此,本件争点如下(本院 卷第41页之準备程序笔录): (1)本件应否审酌原告所为申请减缩指定使用商品为「登山 袋、露营袋」之事实? (2)系争商标指定使用于「登山袋、露营袋」商品有无违反 现行商标法第29条第1项第1款规定? (二)本件应审酌原告所为申请减缩指定使用商品为「登山袋、露 营袋」之事实: 1.按商标法就申请案之事实基準时,于现行法第29、30条第 1项本文及30条第2项,就行政机关审查商标不得注册之 事实基準时虽有所规定,但该规定係对行政机关所为,既 然依行政诉讼法规定行政法院就申请案之课予义务诉讼有 调查事实适用法律而为课予义务判决之权能(行政诉讼法 第200条参照),而非仅审查被告审定违法与否而已。则 本院应视事件之性质,参照商标法相关规範意旨,并斟酌 相关商标权人权益之调整、信赖保护、权力分立原则、法 律不溯及既往原则及程序经济原则或权利救济的有效性等 ,判断该事实是否应由司法审查而为判决。而现行商标法 第23条第1项但书关于商品或服务之减缩之程序係规定于 申请后仍得为之,而申请指定使用商品或服务减缩係属其 他申请事项之变更,应向被告为之(同法第24条参照), 则商品或服务之减缩当然包括申请案遭否准后之行政救济 期间,此比较商标异议评定等案之分割减缩仅限于审定前 为之之规定甚明(同法第38条第3项规定)。是以若将申 请案之事实状态基準时设定在审定时,而本院不得斟酌行 政救济中之减缩指定商品或服务之事实,势必仍应驳回原 告之诉,则上开分割减缩于申请后仍得为之之规定将形同 具文。且关于申请商标不具先天识别性,而将指定使用商 品或服务之减缩,并不涉及特定相关商标权人其权利之调 整,是以就此事项,其事实状态基準时,应为本院事实审 言词辩论终结前为基準时(最高行政法院102年度判字第 548号判决参照)。 2.查原告于前审审理时在101年12月3日向被告申请减缩系 争商标之指定使用商品仅余「登山袋、露营袋」2项,被 告就此申请未为准否减缩之审定,此有申请函影本在卷可 稽(前审卷第115页,本院卷第50页),复为两造所不争 (本院卷第40页之準备程序笔录)。揆诸前揭说明,本院 就原告所为减缩指定商品此一程序事项所形成之事实,基 于行政诉讼法规定课予义务诉讼行政法院对于申请案有调 查事实适用法律之权能,自经斟酌并调查此一事实,而为 判决。是系争商标之注册申请应否准许,本件应审酌原告 所为申请减缩指定使用商品为「登山袋、露营袋」之事实 ,而不再审酌原告减缩前之其他商品或服务。 (三)系争商标指定使用于「登山袋、露营袋」商品并无违反现行 商标法第29条第1项第1款规定: 1.现行商标法第29条第1项第1款所谓「描述性商标」或「 说明性商标」,係指用于直接描述商品或服务之品质、用 途、原料、产地或相关特性之说明者,因欠缺识别性,原 则上不得作为商标,惟如因经长期反覆使用,使消费者对 之已经产生商品或服务之联想,而产生第二层意义具识别 性者,则例外承认其具商标属性,可得申请注册。至商标 是否为说明性、有无识别性,应以商标与指定商品或服务 间的关係为中心,依社会一般通念及客观证据认定之。所 谓「商品或服务之说明」,係指依社会一般通念,商标图 样之文字、图形、记号、颜色、声音、立体形状或其联合 式,如为商品或服务本身之说明,或与商品本身之说明有 密切关联者,亦即该标识为对于商品或服务本身的形状、 品质、功用或其他有关的成分、性质等特性之直接且明显 描述,因消费者容易将之视为商品或服务本身的说明,而 不具识别来源之功能,即不得申请注册,不以一般製造、 经销该项商品者所共同使用为必要。又商品或服务之标识 倘非商品或服务本身之明显直接描述,而係以隐含譬喻方 式间接暗示商品或服务形状、品质、功用或其他有关成分 、性质等特性,仍具有先天识别性而得注册(最高行政法 院99年度判字第560、1163号、102年度判字第548号判 决参照)。 2.次按作为商标注册为外国单字或字词,究是否仅为描述性 文字而不具识别性,或係具先天识别性之商标,应以国内 相关消费者于购买时普通认知为準。盖消费者购买商品或 服务时,当时相关消费者认识为指示商品或服务来源,并 得与他人之商品或服务相区别,寓目所及者係该商标,因 相关消费者所见商标仅在区别自他商品或服务,并非在阅 读商品说明书,不可能见到商标时,又查英汉字典,外国 文字作为商标是否为描述性文字,应以国内相关消费者于 购买商品或服务时是否习知该文字意义为準(最高行政法 院102年度判字第548号判决参照)。 3.查系争商标係由外文「Mink」所构成,其中文涵义为「貂 皮」、「水貂」、「鼬」、「豪华的」、「富裕的」及「 珍贵的」等意,被告逕以「貂皮」为其中文意义,并认以 之作为系争商标之图样,即係说明「登山袋、露营袋」材 质,尚属率断。再者,我国国人相关语言文字係以中文为 主,衡诸「貂皮」之稀有性、珍贵性及高价性,须极其谨 慎保管与使用,而「登山袋、露营袋」係用登山、露营等 户外活动,重在耐磨、耐髒、易清洗等实用性考量,实难 以「貂皮」作为「登山袋、露营袋」商品之材质。参以目 前市场上尚无何「登山袋、露营袋」商品实际使用「貂皮 」作为其材质之情形,此有原告所提网路搜寻结果在卷可 稽(前审卷第18至65页),复为两造所不争(本院卷第26 、30页)。故以「Mink」作为商标指定使用于「登山袋、 露营袋」商品,就国内相关消费者于购买「登山袋、露营 袋」时,难使其认知其为「登山袋、露营袋」商品材质之 说明,或与该等商品之材质产生直接联想。 4.被告虽考量「貂皮」之稀有性,其使用上多为表彰其高贵 之意象及提供一部分之触感功能,而无须商品本体全部或 大部分使用此材质,故仍不排除未来有使用「貂皮」作为 其一部分材质之可能性云云。然依社会一般通念及国内相 关消费者习用之文字意义,我国相关消费者面对标示有「 Mink」商标之「登山袋、露营袋」商品,甚难将「Mink」 理解为「貂皮」,而将之认知为描述「登山袋、露营袋」 商品本身之材质。 5.综上,原告以系争商标之「Mink」图样作为商标,指定使 用于「登山袋、露营袋」商品,并无易使相关消费者产生 该等商品之材质即为「貂皮」之认知,故无现行商标法第 29条第1项第1款所定之不得注册情事。 五、综上所述,系争商标指定使用于「登山袋、露营袋」商品, 并无违反现行商标法第29条第1项第1款规定,被告所为核 驳之处分,于法尚有未洽,诉愿决定未加指摘而予维持,亦 非妥适,原告据此请求撤销诉愿决定及原处分,为有理由, 应予准许。至原告请求被告应就系争商标注册申请案作成准 予注册之审定部分,因被告为原处分时,仅审酌同法第29条 第1项第1款之否准事由,而未审酌其他不得注册之事由, 此为被告所自陈(本院卷第41页之準备程序笔录),是本件 申请注册案,除同法第29条第1项第1款外,有无其他不应 准予注册之理由,尚待被告再为审查,故本件事证未臻明确 ,有待发回由被告依本院上述法律见解再为审查裁量,原告 此部分请求为无理由,应予驳回。 六、本件事证已明,两造其余主张或答辩,已与本院判决结果无 涉,爰毋庸一一论列,併此叙明。 据上论结,本件原告之诉为一部有理由,一部无理由,依智慧财 产案件审理法第1条,行政诉讼法第104条,民事诉讼法第79条 ,判决如主文。 中华民国102年12月27日 智慧财产法院第三庭 审判长法官汪汉卿 法官陈容正 法官蔡惠如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不服本判决,应于送达后20日内,向本院提出上诉状并表明上 诉理由,其未表明上诉理由者,应于提起上诉后20日内向本院补 提上诉理由书;如于本判决宣示后送达前提起上诉者,应于判决 送达后20日内补提上诉理由书(均须按他造人数附缮本)。 上诉时应委任律师为诉讼代理人,并提出委任书(行政诉讼法第 241条之1第1项前段),但符合下列情形者,得例外不委任律 师为诉讼代理人(同条第1项但书、第2项)。 ┌─────────┬────────────────┐ │得不委任律师为诉讼│所需要件│ │代理人之情形││ ├─────────┼────────────────┤ │(一)符合右列情形之│1.上诉人或其法定代理人具备律师资│ │一者,得不委任律│格或为教育部审定合格之大学或独│ │师为诉讼代理人│立学院公法学教授、副教授者。│ ││2.税务行政事件,上诉人或其法定代│ ││理人具备会计师资格者。│ ││3.专利行政事件,上诉人或其法定代│ ││理人具备专利师资格或依法得为专│ ││利代理人者。│ ├─────────┼────────────────┤ │(二)非律师具有右列│1.上诉人之配偶、三亲等内之血亲、│ │情形之一,经最高│二亲等内之姻亲具备律师资格者。│ │行政法院认为适当│2.税务行政事件,具备会计师资格者│ │者,亦得为上诉审│。│ │诉讼代理人│3.专利行政事件,具备专利师资格或│ ││依法得为专利代理人者。│ ││4.上诉人为公法人、中央或地方机关│ ││、公法上之非法人团体时,其所属│ ││专任人员办理法制、法务、诉愿业│ ││务或与诉讼事件相关业务者。│ ├─────────┴────────────────┤ │是否符合(一)、(二)之情形,而得为强制律师代理之例外,│ │上诉人应于提起上诉或委任时释明之,并提出(二)所示关係│ │之释明文书影本及委任书。│ └──────────────────────────┘ 中华民国102年12月30日 书记官林佳苹
膳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