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时时彩_澳洲时时彩网站 设为首页加为收藏

养生食谱

你的位置: > 养生食谱 >

投顾事业管理规则中关于为监督、管理证券投资顾问事业所为之应遵

  • 发表时间:2019-05-26 18:51
  • 来源:未知
裁判字号:105年判字第99号 案由摘要:证券投资信託及顾问法 裁判日期:民国105年03月03日 资料来源:司法院 相关法条:中华民国宪法第23条(36.01.01) 证券交易法第18条(72.05.11) 证券投资顾问事业管理规则(72.10.06订定)第36条(98.09.25) 证券投资信託及顾问法第70、72、83、95、102、111、121条(99.06.09) 证券投资顾问事业管理规则(93.10.30订定)第5、13、14条(99.12.20) 证券投资顾问事业负责人与业务人员管理规则第6条(99.12.20) 要  旨:按证券投资信託及顾问法第70条规定所称「从事广告、公开说明书」仅 係「其他营业活动」之例示,是主管机关订定之证券投资顾问事业管理规 则中关于为监督、管理证券投资顾问事业所为之限制、禁止或其他应遵行 事项,均属投顾法第70条授权之範畴。亦即就投顾法及管理规则整体所 表现之关联意义,应可判断举凡管理规则有关证券投资顾问事业营业相关 活动不得为之行为态样,均属依投顾法第70条规定之授权订定。 (裁判要旨内容由法源资讯整理) 最高行政法院判决105年度判字第99号 上诉人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 代表人王俪玲 诉讼代理人古秀如 黄佩佩 汤英宏 被上诉人大宇国际证券投资顾问股份有限公司 代表人张宇明 诉讼代理人张毓桓律师 林诗元律师 上列当事人间证券投资信託及顾问法事件,上诉人对于中华民国 104年9月3日台北高等行政法院103年度诉字第1916号判决,提起 上诉,本院判决如下: 主文 原判决废弃。 被上诉人在第一审之诉驳回。 第一审及上诉审诉讼费用均由被上诉人负担。 理由 一、上诉人代表人于民国105年2月1日变更为王俪玲,业据其具 状声明承受诉讼,核无不合,先予叙明。 二、缘上诉人以?被上诉人于101年6月5日与前业务人员即诉 外人李钰嘉签订之合约书(下称系争合约),及该公司证券 分析人员服勤待遇办法(下称服勤待遇办法),认其有以业 务合作方式,由具证券投资顾问业务人员资格者参与经营证 券投资顾问业务,并约定利润与营业费用分成之情事,违反 证券投资顾问事业管理规则(下称管理规则)第13条第2项 第20款及上诉人99年6月7日金管证投字第0990016661号令( 下称上诉人99年6月7日令)规定;?被上诉人经营业务发 生诉讼,未依规定期限申报,违反管理规则第5条第3款规定 ;?被上诉人向同业公会办理注销李钰嘉之登录后,仍由 李钰嘉撰写证券投资分析意见,并由被上诉人提供予会员; ?被上诉人总经理张宇明同时担任股神系统资讯有限公司 负责人,违反证券投资顾问事业负责人与业务人员管理规则 第6条第1项规定等由,以103年5月29日金管证投罚字第1030 020311号裁处书(下称原处分),对被上诉人上开?? ?部分,依证券投资信託及顾问法(下称投顾法)第102 条规定予以纠正,及就上开?部分依同法第111条第8款规 定,裁处罚锾新台币(下同)60万元。被上诉人就原处分中 (一)罚锾部分,提起诉愿经驳回后,提起行政诉讼,经原 审法院103年度诉字第1916号判决撤销诉愿决定及原处分关 于裁处罚锾部分,上诉人不服,遂提起本件上诉。 三、被上诉人起诉主张:?投顾法第70条、第111条第8款规定 係授权上诉人就经营证券投资顾问事业所限制、禁止之营业 活动,订定法规命令(即管理规则)规範,惟投顾法并未明 定管理规则得再授权上诉人自行订定行政函释(行政规则) ,参照司法院释字第524号解释意旨,上诉人99年6月7日令 ,并无法律授权,显已违反法律保留原则、再授权禁止原则 ,难谓适法。又99年6月7日令係以「不得与他人签订业务合 作契约,由他人参与经营证券投资顾问业务并约定利润与营 业费用分成之情事」为要件,而系争合约係被上诉人委任李 钰嘉担任股票投资分析人员之聘用合约,专司于股市交易日 提供被上诉人之客户证券投资分析意见及建议个股内容,且 李钰嘉并应配合被上诉人之安排、录製电视或广播等节目, 不得任意拒不配合,亦须按被上诉人内部规定上、下班及请 假,如有旷职多日,被上诉人可将之免职,与被上诉人公司 内其他分析师之地位无异,且依系争合约内容,李钰嘉无任 何出资,係为被上诉人提供服务及领取薪金,亦未与被上诉 人经营共同业务。被上诉人与李钰嘉间之聘用关係,与上诉 人99年6月7日令欲禁止之业务合作行为不同。?李钰嘉与 被上诉人间确为实质聘任关係,有公司与员工之管理关係, 李钰嘉为求时间自由而与被上诉人约定「不领底薪」,然并 非无底薪即等同靠行,且李钰嘉任职于被上诉人期间,亦须 遵守员工守则,被上诉人有予免职之权,若为靠行关係,殊 无免职或记大过情事。(三)上诉人以99年6月7日令为裁处 罚锾之依据,惟该令用语为「参与经营」并「约定利润与营 业费用分成」,解释上须两要件均兼具,始为该当。而被上 诉人于民事诉讼中请求李钰嘉给付相当于亏损金额一半之损 害赔偿金额,係系争合约中约定属契约当事人间就损害赔偿 方式所为特别约定之计算方式,并非被上诉人与李钰嘉间存 有利润与营业费用分成之合作经营关係等语,求为诉愿决定 及原处分关于裁罚部分均撤销。 四、上诉人则以:?上诉人99年6月7日令係为禁止证券投资顾 问事业以形式合法之营业环境,提供具分析人员资格者靠行 经营;但因靠行有多种模式,为避免执行产生争议,上诉人 99年6月7日令并未使用靠行文字,而以「与他人签订业务合 作契约,由他人参与经营证券投资顾问业务并约定利润与营 业费用分成之情事」规範。依契约整体内容观之,李钰嘉之 薪金计算基础,係以会员收入等实际业务绩效,扣除有关行 销、推广必要费用及税费后,与被上诉人分配盈余50%,有 亏损时,成本负担比例与奖金比例相同。系争合约及服勤待 遇办法约定李钰嘉须分摊费用包括相关媒体费用、助理薪资 、简讯费用、营业税、展业人员奖金、主持人费用、交通费 、演讲场地费、信用卡手续费、传输费用、节目成本、罚款 等项目,均属证券投资顾问事业经营业务费用之一部分,足 认被上诉人有由他人参与其证券投资顾问业务之经营,并约 定利润与营业费用分成之违规事实。?被上诉人请求李钰 嘉给付损害赔偿金事件,依被上诉人于102年7月23日提出于 台湾台北地方法院民事庭之民事準备状记载,系争合约之主 要目的乃係双方就合约期间所生之盈亏共同分享或共同承担 ,故渠等间存有利润与营业费用分成之合作经营关係,又被 上诉人求偿之债务,係基于系争合约约定李钰嘉须共同承担 以被上诉人名义製作节目之媒体费用、聘任之助理薪资、缴 纳之营业税、被上诉人提供之场租费用等,均属于被上诉人 经营证券投资顾问业务应负担之成本费用。?综观系争合 约及服勤待遇办法,均採业务合作方式,已符合上诉人99年 6月7日令之参与经营证券投资顾问业务,并约定利润与营业 费用分成之要件。被上诉人因而依投顾法第111条第8款处罚 锾60万元等语,资为抗辩,求为判决驳回被上诉人在原审之 诉。 五、原审斟酌全辩论意旨及调查证据之结果,以:?依系争合 约之主要内容及系争合约之附件服勤待遇办法整体内容观之 ,李钰嘉之薪金计算基础,係以会员收入等实际业务绩效, 扣除有关行销、推广必要费用及税费后,与被上诉人分配盈 余50%,有亏损时,成本负担比例与奖金比例相同,其约定 李钰嘉须分摊之上开费用项目,实为证券投资顾问业务之经 营者应负担之费用,已构成营业费用分成之行为,并有盈余 分配及税费分摊之约定,足见系争合约具有业务合作契约性 质。是上诉人认定被上诉人有由他人参与其证券投资顾问业 务之经营,并约定利润与营业费用分成等情,已违反上诉人 99年6月7日令,尚非无据。?然而,上诉人99年6月7日令 之发布依据为管理规则第13条第2项原第19款(即现行第20 款)「其他违反证券暨期货管理法令或经本会规定不得为之 行为」,非属投顾法第111条第8款有关主管机关直接依投顾 法第70条所定规则有关限制、禁止规定之裁罚要件。且投顾 法第70条係授权主管机关对于证券投资顾问事业「从事广告 、公开说明会及其他营业活动」订定限制、取缔、禁止或其 他应遵行事项之规定,规範内容即为管理规则第14条第1项 「证券投资顾问事业从事广告、公开说明会及其他营业活动 ,不得有下列行为:…」之内容,与同规则第13条第2项「 证券投资顾问事业除法令另有规定外,不得有下列行为:… 」规定,并无明示「从事广告、公开说明会及其他营业活动 」之部分,两者显有不同,自难认管理规则第13条第2项之 授权依据为投顾法第70条。(三)依司法院释字第313号解释 、释字第402号解释、释字第360号解释理由书及释字第367 号解释理由书等意旨可知,针对法律保留原则(包括授权明 确性原则)于行政罚规定之适用,严格要求构成要件与法律 效果均应由法律定之,纵得授权命令补充规定,授权之目的 、範围及内容须具体明确,此与对于法律授权订定命令规範 细节性、技术性事项採较宽鬆标準,有所不同,非可混为一 谈。是以,投顾法第111条第8款规定之裁罚要件,并非细节 性、技术性事项,依法律保留原则,亦非主管机关得依法律 概括授权或职权订定命令所得补充。纵认管理规则第13条第 2项仍属投顾法第70条之授权範围,然该条项原第19款即现 行第20款规定,并无任何限制或禁止规範之实质内容,无从 依该款规定即对被上诉人裁罚;且该款规定并无具体明确之 授权目的、範围及内容,亦不得作为上诉人99年6月7日令之 授权基础,準此,上诉人主张以现行管理规则第13条第2项 第20款及上诉人99年6月7日令补充投顾法第111条第8款裁罚 规定之构成要件云云,有违法律保留原则,则原处分依据之 上诉人99年6月7日令,不符合投顾法第111条第8款之构成要 件,原处分中裁处罚锾部分,于法未合,应予撤销,诉愿决 定未予纠正,亦有未洽为由,因将诉愿决定及原处分关于裁 处罚锾部分均予撤销。 六、上诉人上诉意旨略谓:?上诉人依投顾法第70条之授权, 订定证券投资顾问事业之广告、公开说明会及其他营业活动 之限制、取缔、禁止或其他应遵循事项,係为健全证券投资 顾问事业之经营与发展,举凡管理规则有关证券投资顾问事 业营业相关活动不得为之行为态样,均属依投顾法第70条规 定之授权订定,非仅限于该规则第14条第1项之规定,该规 则第13条第2项亦属依投顾法第70条就其营业活动之限制或 禁止规定。?证券投资顾问事业之营业活动影响投资大众 权益甚鉅,其营业活动应受高度监管,惟其营业活动态样甚 多,尚难于管理规则逐项具体列举其营业活动不得为之行为 ,上诉人爰依据当时(即97年5月2日修正公布)管理规则第 13条第2项第19款(现行第20款)规定「其他违反证券暨期 货管理法令或经本会规定不得为之行为」,发布上诉人99年 6月7日令且刊登政府公报,规範「证券投资顾问事业不得与 他人(包括具证券投资顾问业务人员资格者)签订业务合作 契约,由他人参与经营证券投资顾问业务并约定利润与营业 费用分成之情事。」,以补充管理规则第13条第2项原第19 款(现行第20款)规定;且上诉人99年6月7日令又为受规範 之证券投资顾问事业所能预见,尚符合投顾法第70条之授权 ,应无违反法律保留原则等语。 七、按投顾法第70条规定:「证券投资信託事业及证券投资顾问 事业从事广告、公开说明及其他营业活动,其限制、取缔、 禁止或他应遵行事项之规则,由主管机关定之。」第111条 第8款规定:「证券投资信託事业或证券投资顾问事业有下 列情事之一者,处新台币60万元以上300万元以下罚锾,并 责令限期改善;……八、违反主管机关依第70条所定规则有 关限制、禁止之规定。」準此,若欲依投顾法第111条第8款 规定处罚证券投资顾问事业罚锾,必须以该投资顾问事业违 反投顾法第70条规定所授权订定之管理规则之规定始得为之 。又管理规则第1条规定:「本规则依证券投资信託及顾问 法(以下简称本法)第70条、第72条、第83条第5项及第95 条规定订定之。」第13条第2项规定:「前项事业(按即证 券投资顾问事业)除法令另有规定外,不得有下列行为:.. ..二十、其他违反证券暨期货管理法令或经本会规定不得为 之行为」(按99年12月20日修正前,原列于第19款),而上 诉人99年6月7日令明载「一、依据『证券投资顾问事业管理 规则』第13条第2项第19款规定(按现行规定已移列第20款 )办理。二、证券投资顾问事业不得与他人(包括具证券投 资顾问业务人员资格者)签订业务合作契约,由他人参与经 营证券投资顾问业务并约定利润与营业费用分成之情事。」 从而,本件上诉人以被上诉人违反上诉人99年6月7日令,已 违反管理规则第13条第2项第20款,依投顾法第111条第8款 规定裁处60万元罚锾,是否合法,争点繫于被上诉人是否有 合致上诉人99年6月7日令之行为,以及管理规则第13条第2 项是否在投顾法第70条之授权範围内。 八、次按「有关人民自由权利之限制应以法律定之且不得逾越必 要之程度,宪法第23条定有明文。但法律之内容不能鉅细靡 遗,立法机关自得授权行政机关发布命令为补充规定。如法 律之授权涉及限制人民自由权利者,其授权之目的、範围及 内容符合具体明确之条件时,亦为宪法之所许。……若法律 仅概括授权行政机关订定施行细则者,该管行政机关于符合 立法意旨且未逾越母法规定之限度内,自亦得就执行法律有 关之细节性、技术性之事项以施行细则定之,惟其内容不能 牴触母法或对人民之自由权利增加法律所无之限制,行政机 关在施行细则之外,为执行法律依职权发布之命令,尤应遵 守上述原则。本院释字第268号、第274号、第313号及第360 号解释分别阐释甚明。」司法院释字第367号解释在案,易 言之,授权明确与否不能仅就字面解释,而应就该项法律整 体所表现之关联意义为判断(司法院释字第380号、第394号 、第402号及第456号解释参照)。查管理规则第13条第2项 之立法理由为「为保障客户权益,参酌原投顾管理规则第36 条规定,于第2项为证券投资顾问事业禁止行为之规範,该 项除法令另有规定外,所称『法令』包括本法授权订定之法 令及其他法令。」而其所谓「原投顾管理规则第36条」,係 指72年10月6日依当时证券交易法第18条第2项规定订定之「 证券投资顾问事业管理规则」第36条第2项规定,盖因投顾 法于93年6月30月制定公布(同年11月1日施行),并于同年 10月30日订定与前揭原投顾管理规则同名称之「证券投资顾 问事业管理规则」,为此,投顾法于第121条规定「自本法 施行之日起,证券交易法第18条及第18条之1所定证券投资 信託事业及证券投资顾问事业之规定,及第18条之2与第18 条之3规定不再适用。」从而,原投顾管理规则第36条第2项 规定,于投顾法93年11月1日施行时,成为管理规则第13条 第2项之规定。而原投顾管理规则授权母法之证券交易法第 18条第2项係规定「前项事业(按指证券投资信託事业、证 券金融事业、证券投资顾问事业、证券集中保管事业或其他 证券服务事业)之管理、监督事项,由行政院以命令定之。 」可知,管理规则第13条第2项规定之立法目的,係为管理 、监督证券投资顾问事业,而其管理、监督之範围,鉴于证 券投资顾问事业之营业活动影响投资大众权益甚鉅,其营业 活动应受高度监管,且其营业活动态样甚多,殊难期待上诉 人于订定投顾事业管理规则之初,即逐项具体列举其营业活 动不得为之行为,从而,管理规则第13条第2项规定之禁止 行为,应包括于投顾法第70条所规範之「其他营业活动」之 「其他应遵行之事项」。此外,依管理规则第1条规定可知 ,该规则係依投顾法第70条、第72条、第83条第5项及第95 条规定授权所订定,惟第72条係规定「(第1项)证券投资 信託事业及证券投资顾问事业,其公司及分支机构之设立条 件、应设置部门、申请程序、应检附书件之设置标準及其财 务、业务、迁移、裁撤与其他应遵行事项之管理规则,由主 管机关定之。(第2项)其他事业兼营证券投资信託事业及 证券投资顾问事业,前项有关设置及财务、业务管理之事项 ,主管机关应会商目的事业主管机关。」第83条第5项规定 「第1项证券投资顾问契约应行记载事项,由主管机关定之 ;其契约範本,由同业公会拟订,报经主管机关核定,修正 时,亦同。」第95条规定「证券投资信託事业、证券投资顾 问事业之合併或与其他金融机构或事业合併,除金融机构合 併法、企业併购法或其他法律另有规定外,其资格条件、合 併程序及其他应遵行事项之办法,由主管机关定之。」均与 证券投资顾问事业之「营业活动」之限制、禁止或其他应遵 行事项无关,足见投顾法第70条所规範之「从事广告、公开 说明书」仅係「其他营业活动」之例示,管理规则所定为监 督、管理证券投资顾问事业所为之限制、禁止或其他应遵行 事项,均属投顾法第70条授权之範畴。易言之,就投顾法及 管理规则整体所表现之关联意义,应可判断举凡管理规则有 关证券投资顾问事业营业相关活动不得为之行为态样,均属 依投顾法第70条规定之授权订定。讵原判决拘泥于投顾法第 70条及管理规则第14条「从事广告、公开说明会及其他营业 活动」之字面解释,认定管理规则13条第2项「证券投资顾 问事业除法令另有规定外,不得有下列行为:」之规定,并 无明示「从事广告、公开说明会及其他营业活动」,遽认依 该管理规则第13条第2项第20款订定之上诉人99年6月7日令 所禁止之行为,非投顾法第70条之授权範围,以及第20款规 定,无任何限制或禁止规範之实质内容,无具体明确之授权 目的、範围及内容,不得作为上诉人99年6月7日令之授权基 础,而撤销诉愿决定及原处分,即嫌速断,其适用法规即有 不合。 九、依系争合约之主要内容及系争合约之附件服勤待遇办法整体 内容观之,李钰嘉之薪金计算基础,係以会员收入等实际业 务绩效,扣除有关行销、推广必要费用及税费后,与被上诉 人分配盈余50%,有亏损时,成本负担比例与奖金比例相同 ,其约定李钰嘉须分摊之上开费用项目,实为证券投资顾问 业务之经营者应负担之费用,已构成营业费用分成之行为, 并有盈余分配及税费分摊之约定,足见系争合约具有业务合 作契约性质。是上诉人认定被上诉人有由他人参与其证券投 资顾问业务之经营,并约定利润与营业费用分成等情,违反 上诉人99年6月7日令,尚非无据乙节,为原判决确定之事实 ,则上诉人对被上诉人为裁罚,即无不合。讵原判决竟撤销 诉愿决定及原处分关于罚锾部分,俱有未合。上诉意旨求为 废弃,为有理由,本院并基于前揭原判决确定之事实,驳回 被上诉人在第一审之诉。 十、据上论结,本件上诉为有理由。依行政诉讼法第256条第1项 、第259条第1款、第98条第1项前段,判决如主文。 中华民国105年3月3日 最高行政法院第四庭 审判长法官侯东昇 法官江幸垠 法官沈应南 法官杨得君 法官阙铭富 以上正本证明与原本无异 中华民国105年3月3日 书记官吴建玲
膳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