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时时彩_澳洲时时彩网站 设为首页加为收藏

营养科普

你的位置: > 营养科普 >

工程日报表仅係关于每日工程进度之报告,难认与员工行为之监督有

  • 发表时间:2019-05-26 18:50
  • 来源:未知
裁判字号:103年上字第144号 案由摘要:侵权行为损害赔偿 裁判日期:民国105年04月27日 资料来源:司法院 相关法条:民法第184、188、195条(99.05.26) 民事诉讼法第386条(104.07.01) 全民健康保险法第82条(100.01.26) 劳动基準法第21条(98.04.22) 要  旨:僱用人选任受僱人虽曰尽相当之注意,而监督其职务之执行未尽相当之注 意者,如无纵加以相当之注意,仍不免发生损害之情事,仍负赔偿责任。 因此,工程日报表仅係关于每日工程进度之报告,难认与员工行为之监督 有关,故不能因公司要求各工地负责人每日填写工程日报表,即认其已尽 监督之责。 (裁判要旨内容由法源资讯整理) 台湾高等法院高雄分院民事判决103年度上字第144号 上诉人李源得 诉讼代理人陈煜昇律师 张永昌律师 林福容律师 上诉人巫竑燊(原名巫宝堂) 佐峻企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陈威丞 诉讼代理人王森荣律师 翁松崟律师 上列当事人间请求侵权行为损害赔偿事件,上诉人对于民国103 年4月10日台湾高雄地方法院101年度重诉字第385号第一审判 决分别提起上诉,本院于民国105年3月30日言词辩论终结,判 决如下: 主文 原判决关于命上诉人巫竑燊、佐峻企业有限公司连带给付超过新 台币贰佰万玖仟捌佰参拾柒元本息部分,及该部分假执行之宣告 ,暨诉讼费用(除确定部分)之裁判均废弃。 上开废弃部分,上诉人李源得在第一审之诉及其假执行之声请均 驳回。 上诉人李源得之上诉,及上诉人巫竑燊与佐峻企业有限公司之其 余上诉均驳回。 第一(除确定部分)、二审诉讼费用,由上诉人李源得负担百分 之五十八,余由上诉人巫竑燊及佐峻企业有限公司连带负担。 事实及理由 一、本件上诉人李源得于原审係本于民法第184条第1项前段、 第188条第1项及第195条之规定,请求上诉人佐峻企业有 限公司(下称佐峻公司)及巫竑燊负连带赔偿责任,原审判 准其等应连带赔偿李源得新台币(下同)2,355,781元及其 利息,兹佐峻公司声明不服,提起上诉,主张李源得之左眼 外伤性视网膜剥离、外伤性视神经病变及外伤性瞳孔放大非 本件事故所造成,且就原审判决所认定之李源得月薪金额、 就医交通费用及减少劳动能力等均有争执,显非基于其个人 关係之抗辩,效力应及于同造之巫竑燊,故併列巫竑燊为上 诉人。又巫竑燊经合法通知,未于言词辩论期日到场,核无 民事诉讼法第386条各款所列情形,爰依上诉人李源得之声 请,由其一造辩论而为判决,合先叙明。 二、上诉人李源得起诉主张:上诉人巫竑燊与李源得原均受僱于 佐峻公司,巫竑燊担任佐峻公司承揽台湾电力股份有限公司 高雄市道路人孔盖下电缆维护工程(下称系争工程)之施工 人员,李源得则担任劳工卫生安全管理员。于民国100年 6月16日下午3时30分许,巫竑燊因施工安全问题与 李源得发生争执,一时情绪失控,竟徒手殴打李源得之左眼 ,致李源得受伤(下称系争事故),送往高雄荣民总医院( 下称高雄荣总)救治,经诊断受有头部外伤併轻微脑震荡、 左眼挫伤併人工水晶体脱位等伤害,嗣再转往长庚医疗财团 法人高雄长庚纪念医院(下称高雄长庚医院)治疗,经诊断 受有左眼外伤性视网膜剥离、外伤性视神经病变、外伤性瞳 孔放大及左眼人工水晶体移位,最佳矫正视力仅剩光觉,无 法回复视能等伤害(下称系争伤害)。李源得因系争伤害计 算至103年1月8日止,已支出医药费479,949元(自 费部分为57,293元,就其中于精神科就诊之费用600元 ,上诉本院后,已不再请求)、就医交通费14,280元。又 李源得因系争伤害有2年无法工作,以每月薪资32,000 元计算,受有无法领取薪资之损失768,000元(32,000元 X24个月=768,000元)。又李源得左眼失明,致受有劳动 能力减损73%,依每月薪资32,000元计算至65岁退休 止,受有12年劳动能力减损之收入损失2,583,177元; 另李源得因系争伤害而精神上受有极大痛苦,故请求精神慰 抚金2,950,117元,总计受有损害6,795,523元( 479,949元+14,280元+768,000元+2,583,177元+ 2,950,117元=6,795,523元)。佐峻公司係巫竑燊之僱 用人,自应就上开损害与巫竑燊负连带赔偿责任,为此,爰 依民法第184条第1项、第188条第1项及第195条 之规定,提起本件诉讼等语。并声明求为判决:(一)巫竑 燊与佐峻公司应连带给付李源得6,795,523元,及自起诉 状缮本送达翌日即巫竑燊自101年6月19日起、佐峻公 司自101年6月22日起,均至清偿日止按週年利率5% 计算之利息。(二)愿供担保请准宣告假执行。 三、上诉人佐峻公司、巫竑燊则以:李源得之左眼外伤性视网膜 剥离、外伤性视神经病变及外伤性瞳孔放大非系争事故所造 成。又李源得之薪资为每日774元(于原审係主张675元) ,且李源得受有系争伤害后,曾于100年9月26日至同年月 28日到工出勤,且亦于100年10月17日至同年12月2日参加 职训中心委託社团法人高雄市资讯培育协会办理之电脑基础 与网路应用班,显见李源得非2年无法工作。另李源得未能 提出单据证明其有支付就医交通费用,及其请求精神慰抚金 金额亦属过高等语置辩。并答辩声明求为判决:李源得之诉 驳回。 四、原审判决巫竑燊与佐峻公司应连带给付李源得2,355,781 元,及巫竑燊自101年6月19日起、佐峻公司自101 年6月22日起,均至清偿日止均按週年利率5%计算之 利息,并驳回李源得其余之诉。李源得就部分败诉及佐峻公 司、巫竑燊就败诉部分均不服,分别提起上诉。李源得上诉 声明求为判决:(一)原判决关于驳回李源得后开第二项之 诉部分废弃。(二)巫竑燊及佐峻公司应再连带给付李源得 2,422,269元,及巫竑燊自101年6月19日起、佐峻公 司自101年6月22日起,均至清偿日止按年息5%计算 之利息。(三)李源得愿供担保,请求准予宣告假执行。( 四)第一、二审诉讼费用由巫竑燊及佐峻公司连带负担。佐 峻公司及巫竤燊均答辩声明求为判决:(一)上诉驳回。( 二)诉讼费用由李源得负担。(三)如受不利判决,愿供担 保请准宣告免为假执行。佐峻公司及巫竑燊上诉声明求为判 决:(一)原判决不利于佐峻公司、巫竑燊部分废弃。(二 )上开废弃部分,李源得在第一审之诉驳回。(三)第一、 二审诉讼费用由李源得负担。李源得答辩声明求为判决:( 一)佐峻公司、巫竑燊之上诉驳回。(二)诉讼费用由佐峻 公司及巫竤燊负担。(李源得就其余败诉部分未声明不服而 告确定)。 五、两造不争执事项如下: (一)巫竑燊与李源得于100年6月16日分别担任系争工程 之现场施工人员及劳工卫生安全管理人员,当日在施工现 场,因施工安全问题发生争执,巫竑燊情绪失控而徒手殴 打李源得之左眼(即系争事故),致李源得受有左眼人工 水晶体移位,现李源得无法回复视能(就左眼外伤性视网 膜剥离、外伤性视神经病变、外伤性瞳孔放大是否系争事 故所造成,佐峻公司有争执)。在系争事故发生前李源得 之双眼裸视均为1.0。 (二)巫竑燊因系争事故所涉犯伤害致人重伤罪,经原审以101 年自字第8号判处有期徒刑3年4月,上诉后,经本 院以101年度上诉字第1287号判决驳回上诉而告确定 (下称系争刑事案件)。 (三)李源得已领取之职业伤害伤病给付194,907元、职业灾 害自垫医疗费用11,638元、职业伤害失能给付305,802 元,合计金额512,347元,应自其得请求赔偿金额中扣 除。 (四)李源得因系争伤害而支付医药费医药费479,349元(计 算式:479,949元-精神科诊疗费600元;李源得实际 支付金额为57,293元,其余为健保给付,就精神科诊疗 费600元部分,李源得已不请求)。 (五)佐峻公司于100年10月25日委由律师,以李源得自 100年9月29日起未经请假无故旷职为由,发函向李 源得终止两造间僱佣关係,该函于100年10月30日 送达李源得,李源得遂对佐峻公司诉请确认两造间之僱佣 关係存在,原审以103年度劳诉字第11号判决确认两 造间之僱佣关係存在,佐峻公司不服,提起上诉,经本院 以103年度劳上字第21号判决驳回佐峻公司之上诉( 理由:李源得係受僱于佐竣公司担任劳工安全卫生管理员 一职,于100年6月16日下午3时30分许,在佐 竣公司承揽台电发包高雄市前镇区○○○路0000号前之 道路中央,执行人孔盖下之电缆维护工作时,与巫竤燊因 施工问题发生争执,遭巫竤燊出拳殴打,致受有头部外伤 併轻微脑震荡、左眼挫伤併人工水晶体脱位等损害。而巫 竤燊亦係受僱于佐竣公司,业据巫竤燊于系争刑案审理中 陈述綦详(见系争刑案第一审卷第164页背面),佐竣 公司对于巫竤燊负有选任及监督权限,巫竤燊为施工细故 ,即以暴力方式,殴打一起工作之李源得,致李源得受伤 ,佐竣公司对巫竑燊得行使选任及监督等权限,于系争事 故发生具有可控制之因素,故李源得所受系争伤害係属职 业灾害,佐峻公司在李源得因职业灾害受伤之医疗期间终 止其等间僱佣关係,并不合法,而认其等间僱佣关係仍存 在),佐峻公司不服,再提上诉,业经最高法院于105 年1月27日以105年度台上字第156号裁定驳回上 诉而告确定。 六、两造争执事项为:李源得本于侵权行为法律关係,请求巫竑 燊、佐竣公司连带赔偿,有无理由?如有理由,得请求之项 目及金额各为何?〔就原审争执事项(一)李源得及巫竑燊 是否受僱于佐峻公司?(二)巫竑燊应否负损害赔偿责任? 其殴击李源得左眼之伤害行为,是否为执行职务之行为?佐 峻公司应否负连带赔偿责任?部分,两造均不再争执;见本 院卷第313页〕,兹就上开争执事项分述如下: (一)查,巫竑燊与李源得原均受僱于佐峻公司,其等2人于10 0年6月16日分别担任系争工程之现场施工人员及劳工卫 生安全管理人员,当日在施工现场,因施工安全问题发生 争执,巫竑燊情绪失控而徒手殴打李源得之左眼,致李源 得受有左眼人工水晶体移位,现李源得无法回复视能(就 左眼外伤性视网膜剥离、外伤性视神经病变、外伤性瞳孔 放大是否系争事故所造成,佐峻公司有争执)。在系争事 故发生前李源得之双眼裸视均为1.0等情,为两造所不争 执。又,李源得于系争事故发生后即100年6月21日至高 雄长庚医院急诊,历经100年6月22日住院接受「左眼巩 膜扣压术併经平坦部玻璃体切除术(複杂性)与左眼人工 水晶体缝合植入治疗」、100年12月19日接受「左眼硅油 移除手术」、之后因左眼复发性视网膜剥离,于101年1 月1日住院接受「左眼硅油填充手术」,及100年7月6 日至101年10月31日多次门诊治疗,左眼视力无光觉,无 法恢复(见原审卷一第63页之101年10月31日之诊断证明 书);李源得于102年1月23日至高雄长庚医院接受左眼 视力鉴定,经鉴定为「左眼外伤性视网膜剥离、外伤性视 神经病变、外伤性瞳孔放大、人工水晶体移位及角膜白斑 ,且其左眼之电位学检查结果符合视神经病变标準,就医 学而言,研判其左眼未来即经治疗亦无恢复之可能」(见 原审卷一第202页之高雄长庚医院致本院刑事庭之鉴定意 见函),是李源得于系争事故发生前之双眼裸视均为1.0 ,于系争事故发生后,即积极至高雄长庚医院诊疗左眼, 其左眼视力仍仅剩光觉,无法回复视能,显见李源得所罹 左眼外伤性巨大裂孔视网膜剥离、外伤性视神经病变、外 伤性瞳孔放大等应係系争事故所造成,否则其左眼视力焉 会于系争事故发生后短期间内迅速恶化致无法回复,参以 高雄长庚医院亦认依李源得于101年3月21日最后一次至 该院眼科就诊之诊断,为左眼外伤性巨大裂孔视网膜剥离 、水晶体脱位及左眼青光眼,左眼视力检查结果为可辨手 指60公分(指101年3月21日之情形),而依李源得当时 病情及病史研判,其左眼病症应与其于100年6月16日所 受伤害有关等语,有高雄长庚医院101年5月28日(101 )长庚院高字第B44006号函(见影印外放之原审101年度 自字第8号民事卷第54页),是李源得所受之左眼外伤性 视网膜剥离、外伤性视神经病变、外伤性瞳孔放大等係系 争事故所造成,应堪认定,佐峻公司及巫竑燊辩称李源得 之左眼外伤性视网膜剥离、外伤性视神经病变、外伤性瞳 孔放大等非系争事故所造成云云,无足取。综上,李源得 左眼视力受损与巫竑燊之殴打行为间显有相当因果关係, 巫竑燊自应就李源得所受之损害负赔偿责任。又「僱用人 选任受僱人虽曰尽相当之注意,而监督其职务之执行未尽 相当之注意者,如无纵加以相当之注意,仍不免发生损害 之情事,仍负民法第188条第1项之赔偿责任。」(最高 法院22年上字第3116号判例可资参照)。查,佐峻公司辩 称伊已要求各工地负责人每日填写工程日报表,藉以监督 各工地现场并作为人事考核之用,伊已对巫竑燊尽监督之 责,不应令其负连带赔偿责任云云,惟纵令佐峻公司有要 求各工地负责人每日填写工程日报表,惟工程日报表仅係 关于每日工程进度之报告,难认与员工行为之监督有关, 故不能因佐峻公司要求各工地负责人每日填写工程日报表 ,即认其已尽对巫竑燊监督之责,故其上开辩称,不足採 信。本件巫竑燊不法侵害李源得之左眼,既经认定,佐峻 公司为巫竑燊之僱用人,不能证明其选任及监督已尽相当 之注意,依民法第188条第1项之规定,对李源得所受之 损害,自应与巫竑燊负连带赔偿责任。兹就李源得各项请 求分别论述如下。 (二)医药费部分: ?按保险制度,旨在保护被害人,非为减轻损害事故加害 人之责任,保险给付请求权之发生,係以定有支付保险 费之保险契约为基础,因与侵权行所生之损害赔偿请求 权,并非出于同一原因,后者之损害赔偿请求权,殊不 因受领前者之保险给付而丧失,二者不生损益相抵之问 题。是被害人纵已自保险人处受领保险给付,亦不因而 失对加害人之损害赔偿请求权。苟损害确係因该侵权行 为而生,无论由保险人或被保险人支出费用,皆属侵权 行为人应对被害人赔偿之範围(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 第198号判决、92年度台上字第12号可资参照)。而全 民健康保险法第82条规定,保险人得行使代位权请求者 係限于汽车交通事故、公共安全事故或其他重大之交通 事故、公害或食品中毒事件,本件係巫竑燊故意殴打伤 害李源得,非全民健康保险法第82条保险人得行使代位 权请求之範围,自不应排除被保险人即李源得之侵权行 为损害赔偿请求权。是李源得主张健保支付之医疗费用 ,仍得请求巫竑燊、佐峻公司连带赔偿,自属有据。 ?查,李源得因系争伤害而支付医药费479,349元(计算 式:479,949元-精神科诊疗费600元;李源得实际支 付金额为57,293元,其余为健保给付,就精神科诊疗费 600元部分,李源得已不请求)等情,为两造所不争执 (见本院卷第268页),自堪认属实,依前揭说明,李 源得自得请求巫竑燊及佐峻公司连带给付医药费479,34 9元及其法定迟延利息。 (三)就医交通费部分: 李源得主张其因系争伤害前往高雄荣总、高雄长庚医院等 医疗院所就医共84次,往返共168趟,每趟以计程车跳錶 价85元计算,共支出就医交通费14,280元(85元X168=14 ,280)等情,巫竑燊及佐峻公司则辩称:李源得未提出单 据证明其有搭乘计程车,不能向伊等请求赔偿等语。查, 李源得因系争伤害前往医疗院所就医共计84次,有医疗收 据附卷可证,且为佐峻公司及巫竑燊所不争执,自堪认属 实。又依李源得所受系争伤害观之,其左眼最佳矫正视力 仅剩光觉,应认其已无驾驶原惯用之交通工具就诊之能力 ,而有搭乘计程车前往就医之必要,尚难因其未能提出搭 乘计程车之单据,即认其无搭乘计程车,故巫竑燊及佐峻 公司之上开辩称,无足取。是李源得请求各次就诊以计程 车跳錶价85元计算之交通费,应属合理可採,从而其请求 就医交通费14,280元及其法定迟延利息,应予准许。 (四)自100年6月16日至102年6月15日止共2年无法工作之 薪资损失768,000元部分: 查,佐峻公司于100年10月25日委由律师,以李源得自10 0年9月29日起未经请假无故旷职为由,发函向李源得终 止两造间僱佣关係,该函于100年10月30日送达李源得, 李源得遂对佐峻公司诉请确认两造间之僱佣关係存在,原 审以103年度劳诉字第11号判决确认两造间之僱佣关係存 在,佐峻公司不服,提起上诉,经本院以103年度劳上字 第21号判决驳回佐峻公司之上诉(理由:李源得係受僱于 佐竣公司担任劳工安全卫生管理员一职,于100年6月16 日下午3时30分许,在佐竣公司承揽台电发包高雄市前镇 区○○○路0000号前之道路中央,执行人孔盖下之电缆维 护工作时,与巫竤燊因施工问题发生争执,遭巫竤燊出拳 殴打,致受有头部外伤併轻微脑震荡、左眼挫伤併人工水 晶体脱位等损害。而巫竤燊亦係受僱于佐竣公司,业据巫 竤燊于系争刑案审理中陈述綦详(见系争刑案第一审卷第 164页背面),佐竣公司对于巫竤燊负有选任及监督权限 ,巫竤燊为施工细故,即以暴力方式,殴打一起工作之李 源得,致李源得受伤,佐竣公司对巫竑燊得行使选任及监 督等权限,于系争事故发生具有可控制之因素,故李源得 所受系争伤害係属职业灾害,佐峻公司在李源得因职业灾 害受伤之医疗期间终止其等间僱佣关係,并不合法,而认 其等间僱佣关係仍存在),佐峻公司不服,再提上诉,业 经最高法院于105年1月27日以105年度台上字第156号 裁定驳回上诉而告确定等情,为两造所不争执。準此,李 源得所受系争伤害係属职业灾害,在职业灾害医疗期间, 僱主佐峻公司不得解僱李源得,其解僱係属不合法,故李 源得与佐峻公司间于100年6月16日起至102年6月15日 止之2年期间仍有僱佣关係,佐峻公司有给付薪资予李源 得之义务,意即李源得对佐峻公司有自100年6月16日至 102年6月15日止2年之薪资债权存在,不因系争伤害无 法工作而受影响,则难谓李源得因系争伤害而受有上开2 年期间无法工作之薪资收入损害,是李源得本于侵权行为 损害赔偿请求权,请求巫竑燊及佐峻公司连带赔偿薪资损 失768,000元及其法定迟延利息,不予准许。至于巫竑燊 、佐峻公司辩称:李源得曾于100年9月26日至同年月28 日到工出勤,且亦于100年10月17日至同年12月2日参加 职训中心委託社团法人高雄市资讯培育协会办理之电脑基 础与网路应用班,显见其非2年无法工作,另李源得已另 谋高就,无法回佐峻公司任职,故佐峻公司已于105年3 月23日发函终止与李源得间之僱佣关係一节,因本院已驳 回李源得上开薪资之请求,故就上开辩称无再审究之必要 ,併此叙明。 (五)减少劳动能力损害部分: ?李源得主张其因系争伤害而减少劳动能力73%,故请求 自102年12月16日至114年8月12日满65岁止之减少劳 动能力之损失等情,佐峻公司及巫竑燊则辩称:李源得 之左眼外伤性视网膜剥离、外伤性视神经病变及外伤性 瞳孔放大非本件系争事故所造成,故伊等毋庸为此负赔 偿责任云云。查,李源得之左眼外伤性视网膜剥离、外 伤性视神经病变及外伤性瞳孔放大係系争事故所造成, 已如前述,故佐峻公司及巫竑燊之上开辩称,无足取。 又李源得因左眼无法回复视能所造成之劳动能力减损所 受之损害,佐峻公司及巫竑燊自应负连带赔偿责任。 ?李源得主张伊因系争事故致左眼视能毁败,左眼失明将 连带导致心脏血管系统、内分泌系统及精神状态等身体 机能造成劳动能力减损,原审仅以高雄长庚医院鉴定之 视觉减损比例而认定伊减损劳动能力比例为32%,而未 採依高雄长庚医院以整体评估所认应减损劳动能力比例 为73%,实有未洽,伊认应以整体的身体状况为鉴定, 较为合理、可採的,故伊减少劳动能力比例应为高雄长 庚医院整体评估之73%云云(见本院卷第313、336、 337页),为佐峻公司及巫竑燊所否认。查,李源得于 系争事故发生前双眼裸视均为1.0,此为两造所不争执 。又李源得因系争事故致左眼视能毁败而减损之劳动能 力比例,经原审送请高雄长庚医院鉴定结果认为:李源 得左眼视网膜剥离及视神经受损,经几次手术成果不良 ,目前眼科已达治疗极限,左眼视力仍是0,右眼则为 1.0,仅以此眼睛系统障碍评估其视觉损失,并依李源 得年龄考量加权后,评估其失能损失为32%,如加上李 源得心脏血管系统、内分泌系统等障害,则其失能损失 为73%等情,有高雄长庚医院劳动能力减损鉴定报告 附卷可凭(见原审卷二第61至63页),準此,高雄 长庚医院如单以李源得之左眼视能毁败之失能及年龄为 鉴估结果认其减损劳动能力比例为32%。又本院认李源 得因左眼失明係属劳工残废给付标準表障害项目19之 第8级残废,该表就此障害项目之给付标準为360日 ,而该表所定完全丧失劳动能力最高给付标準为1,200 日,两相比较,被上诉人减少劳能力之比例应为30% (360日÷1,200日=30%),并衡以李源得左眼失 明致其原本赖眼睛劳动以维生之困难,认高雄长庚医院 于鉴定时加计考量李源得之年龄而认其减损劳动能力比 例为32%,尚属合理可採。另李源得所患心血管系统及 内分泌等疾病应为其自身新陈代谢问题,有高雄长庚医 院103年2月27日(103)长庚院高字第D21600 号函附卷可凭(见原审卷二第92页),準此,足认李 源得所患心血管系统及内分泌等疾病係其自身新陈代谢 问题所造成,与巫竑燊所为之本件不法侵害行为无关, 当不得纳入李源得因系争事故所致劳动能力减损考量而 责令巫竑燊、佐竣公司负赔偿责任,是李源得之上开主 张,不足採信。至于李源得请求就其减少劳动能力比例 再送财团法人私立高雄医学大学附设中和纪念医院或其 他机关鉴定部分,本院认原审已送请高雄长庚医院鉴定 ,且鉴定报告亦分别说明李源得减少劳动能力32%及 73%之理由与依据,本院採认减少劳动能力32%之鉴 定结果的理由,及李源得主张应依高雄长庚医院鉴定中 之减少劳动能力73%,本院认为不合理等等,均已论述 如前,故本件无再送鉴定之必要,附此叙明。 ?又李源得主张其受僱于佐竣公司之每月薪资为32,000元 ,并未约定内勤按每日356元计薪等情,佐竣公司则辩 称当初约定如李源得每日都是外勤工作即每天到工地工 作的话,每月薪资是32,000元,如因内勤在办公室上班 ,无法发挥劳安人员应有工作之效能,则每天以356元 计算工资,故李源得之每日薪资应为774元云云(见本 院卷第128页)。查,依佐峻公司核发予李源得之月薪 係以本薪32,000元计算,此有薪资表在卷可证(见原审 附民卷第18页),堪认李源得受僱于佐竣公司之每月薪 资为32,000元,佐峻公司辩称李源得之每日薪资应为77 4元云云,不足採信。又佐竣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其与李 源得有约定如未到工地工作,则以每日356元计薪,何 况日薪356元,按算成时薪为44.5元(356元÷8小时 =44.5元),已低于法定之基本工资(100年之基本时 薪为98元),显然违反劳动基準法第21条关于最低薪资 之强制规定而为无效,故佐竣公司辩称其与李源得约定 因内勤在办公室上班,则每天以356元计算工资云云, 亦无足取。 ?另李源得主张自102年7月起因减少劳动能力之薪资损 失计算至李源得65岁时止,尚有12年之工作期间一节( 见本院卷第310页),为佐峻公司所不争执(见本院卷 第310页),本院审核李源得係49年8月生,其102年 7月时年约53岁,算至一般劳工强制退休年龄65岁,尚 有12年之工作年限,故李源得请求12年之减少劳动能力 之损失,应属有据。又本院认李源得月薪为32,000元, 已如前述,则以此作为计算减少劳动损害之标準,按霍 夫曼式计算法扣除中间利息后,李源得一次请求巫竑燊 、佐竣公司连带赔偿减少劳动能力之损害为1,178,555 元(计算式:32,000元x12x32%x9.00000000=1,178,55 5元;元以下四捨五入)及其法定迟延利息,逾此之请 求,应属无据。 (六)精神慰抚金部分: 查,李源得因系争事故受有左眼外伤性视网膜剥离、外伤 性视神经病变、外伤性瞳孔放大及左眼人工水晶体移位, 万国视力最佳矫正视力为仅剩光觉,无法回复其视能,其 精神上当受有相当之痛苦,自得请求非财产上损害。本院 审酌李源得之伤势非轻、其係大学毕业、名下有不动产数 笔、受僱于佐竣公司之月薪为32,000元;巫竑燊係大专毕 业、名下无不动产;佐峻公司係96年2月13日核准设立, 现资本总额为1,500万元等情,有两造税务电子闸门财产 所得调件明细表及佐峻公司基本资料等件附卷可参(见原 审卷二第129页证物袋),是依李源得所受之伤势、两造 身分地位、学识经历、财产状况及巫竑燊之伤害手段等等 一切情状,认原审判决李源得请求之精神慰抚金85万元, 尚属适当,逾此範围之请求,为无理由,应予驳回。 (七)佐峻公司辩称:李源得负责系争工程之工安,与巫竑燊有 争执时,应先报请伊处理,然李源得却直接与巫竑燊争吵 而发生系争事故,故李源得就系争事故之发生与有过失, 应减轻伊之赔偿责任云云。查,巫竑燊与李源得係分别担 任系争工程之现场施工人员及劳工卫生安全管理人员,当 日在施工现场,因施工安全问题发生争执,巫竑燊情绪失 控而徒手殴打李源得左眼一节,为两造所不争执,则李源 得与巫竑燊起争执係为执行现场工安职务,且巫竑燊殴打 李源得左眼係因巫竑燊情绪失控所导致,乃属突然事件, 李源得如何先报请佐峻公司处理,故佐峻公司之上开辩称 ,无足取。 (八)综上,李源得因系争伤害受有之损害共计2,522,184元( 医药费479,349元+就医交通费14,280元+减少劳动能力 损失1,178,555元+精神慰抚金850,000元=2,522,184元 )。又李源得已领取之职业伤害伤病给付194,907元、职 业灾害自垫医疗费用11,638元、职业伤害失能给付305,80 2元,合计金额512,347元,应自其得请求赔偿金额中扣 除一节,为两造所不争执,故于扣除512,347元后,李源 得得请求之金额为2,009,837元(2,522,184元-512,347 元=2,009,837元)。 七、综上所述,上诉人李源得本于民法第184条第1项、第188 条第1项及第195条之规定,请求巫竑燊与佐峻公司连带给 付2,009,837元,及自起诉状缮本送达翌日即巫竑燊自101 年6月19日起、佐峻公司自101年6月22日起,均至清偿日 止按週年利率5%计算之利息部分,为有理由,应予准许。逾 此所为请求,为无理由,应予驳回。原审就超过上开应准许 部分,为巫竑燊与佐峻公司败诉之判决,并为假执行之宣告 ,自有未洽。其等上诉意旨就此部分指摘原判决不当,求予 废弃改判,为有理由。至于上开应准许部分,原审判命巫竑 燊与佐峻公司连带给付,并为假执行之宣告,暨驳回李源得 所为2,422,269元本息之请求部分(即李源得上诉部分), 均核无违误,两造上诉意旨,分别就上开准、驳部分,指摘 原判决不当,求予废弃,均为无理由,应驳回其等之上诉。 八、本件事证已臻明确,两造其余攻击防御方法于本件判决结果 不生影响,故不再一一论述,附此叙明。 九、据上论结,本件李源得之上诉为无理由;巫竑燊与佐峻公司 之上诉为一部有理由,一部无理由,依民事诉讼法第450条 、第449条第1项、第78条、第79条、第85条第2项、第46 3条、第385条第1项前段,判决如主文。 中华民国105年4月27日 民事第三庭 审判长法官郑月霞 法官苏姿月 法官杨淑珍 以上正本证明与原本无异。 如对本判决上诉,须于判决送达后20日内向本院提出上诉状,其 未表明上诉理由者,应于上诉后20日内向本院提出上诉理由书( 均须按他造当事人之人数附缮本)。 上诉时应提出委任律师或具有律师资格之人之委任状,并依附注 条文规定办理。如委任律师提起上诉者,应一併缴纳上诉审裁判 费。 中华民国105年4月27日 书记官魏文常 附注: 民事诉讼法第466条之1: 对于第二审判决上诉,上诉人应委任律师为诉讼代理人,但上诉 人或其法定代理人具有律师资格者,不在此限。 上诉人之配偶、三亲等内之血亲、二亲等内之姻亲,或上诉人为 法人、中央或地方机关时,其所属专任人员具有律师资格并经法 院认适当者,亦得为第三审诉讼代理人。 第1项但书及第2项情形,应于提起上诉或委任时释明之。
膳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