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时时彩_澳洲时时彩网站 设为首页加为收藏

体质测试

你的位置: > 体质测试 >

民事诉讼法第 496 条第 1 项第 13 款谓当事人发见未经斟酌之证物

  • 发表时间:2019-05-26 18:10
  • 来源:未知
裁判字号:106年医再字第1号 案由摘要:损害赔偿 裁判日期:民国106年03月24日 资料来源:司法院 相关法条:民事诉讼法第78、277、466-1、496、500、502条(104.07.01) 医疗法第64、67条(103.01.29) 要  旨:按民事诉讼法第496条第1项第13款所谓当事人发见未经斟酌之证 物,係指前诉讼程序事实审之言词辩论终结前已存在之证物,因当事人不 知有此,致未经斟酌,现始知之。尚应就其在前诉讼程序不能使用之事实 及嗣后发现之时间负举证责任,且必以其新证据若经法院斟酌可受较有利 益之裁判者为限。 (裁判要旨内容由法源资讯整理) 台湾高等法院台中分院民事判决106年度医再字第1号 再审原告萧妤馨 萧百莉 萧妘珊 萧珊 萧妘 萧惠宁 萧 再审被告陈守栋即员生医院 上列当事人间请求损害赔偿事件,再审原告对于民国105年7月19 日本院104年度医上字第7号确定判决提起再审,本院判决如下: 主文 再审之诉驳回。 再审诉讼费用由再审原告负担。 事实与理由 甲、程序部分: 一、再审之诉,应于30日之不变期间内提起;前项期间,自判决 确定时起算,判决于送达前确定者,自送达时起算,民事诉 讼法第500条第1项、第2项前段定有明文。再审原告对本院 前诉讼程序104度医上字第7号判决(下称原确定判决)提起 第三审上诉,经最高法院于民国105年10月27日以105年度台 上字第1856号民事裁定驳回确定在案。该驳回上诉裁定于10 5年11月15日送达再审原告萧妤馨、萧百莉、萧珊、萧妘 珊、萧妘、萧惠宁、萧(下称萧妤馨等人),有送达 证书可证(见第三审卷第159页),再审原告于105年12月14 日向本院提起本件再审之诉,则有民事再审状上之收状戳记 可证(见再审卷第1页)。是再审原告提起本件再审之诉, 未逾30日之不变期间,应属合法,合先叙明。 二、按再审之诉显无再审理由者,得不经言词辩论,以判决驳回 之,民事诉讼法第502条第2项定有明文。 乙、实体部分: 壹、萧妤馨等人以原确定判决有民事诉讼法第496条第1项第1款 适用法规显有错误、同法第496条第1项第13款当事人发现未 经斟酌之证物或得使用该证物之再审事由,而提起再审之诉 ,其再审意旨略以: 一、关于「当事人发现未经斟酌之证物或得使用该证物」部分: ?萧妤馨等人于本院所提出「新闻网页文章」及「中华民国眼 科医学会杂誌病例报告」,于原确定判决事实审言词辩论终 结前(105年7月5日)早已存在,伊于105年7月19日收受原 确定判决后,搜寻相关新闻网页及医学文献,发现上开「新 闻网页文章」及「中华民国眼科医学会杂誌病例报告100年4 月第50卷第1期「一位血友病患的疑似皮样囊肿感染-病例报 告」,係如经斟酌伊即可获较有利益之判决。诉外人即伊之 母陈月华患有骨髓分化不良症之血液疾病,本不适宜进行外 科手术造成开放性伤口、增加细菌感染之风险。暂不论陈月 华右手臂蜂窝性组织炎患部是否为再审被告医护人员于101 年1月19日输血时「漏针」所致。再审被告于101年2月3日会 诊纪录记载有:「PE(检查):hematoma&localabscess formation(局部血肿脓疡)、Tentativedx(诊断):hem atoma(血肿)」,同日护理纪录亦记载有:「右手肿胀, 触摸瘀青及瘀血存,会诊外科柯东易予行肿胀处之穿刺引流 ,其引流物暗红色血液。」等文字,则斯时陈月华右手臂蜂 窝性组炎患口,究係依检查为局部血肿脓疡而必须採取穿刺 引流之方式治疗,抑或是依诊断为血肿而仅以施用抗生素之 方式治疗即可,即生疑问。再审被告未考虑陈月华为白血病 患者,其凝血功能异常本需定时至再审被告医院进行输血, 不宜进行外科手术造成开放性伤口,亦未就陈月华右手臂蜂 窝性组织炎患部再行诊察,确认该患部确实已生脓疡而必须 穿刺引流,竟贸然于101年2月3日进行穿刺引流,致陈月华 手臂形成三个开放性伤口,显非适宜之处置方式。再审被告 嗣后虽辩称进行穿刺引流为正常之医疗处置,不因陈月华为 白血病患而有不同,然医疗实务上,对于蜂窝性组织炎既有 穿刺引流之方式或静脉注射抗生素之方式得以选择,且进行 穿刺引流前亦有直接以肉眼判断或以影像判断得选择。则再 审被告对于患有白血病之陈月华捨注射抗生素之方式,却又 未以影像判断再行诊察确认病灶状况,贸然进行穿刺引流, 致陈月华右手臂患部因此形成三个开放性伤口,足资证明再 审被告对患有白血病之陈月华,确有处置不当之疏失。 ?病历纪录最好採以问题为导向的纪录方式,就病人不同的问 题逐一记录与分析,各问题之分析宜採SOAP纪录要领:S( Subjectivedata)主观自觉徵侯,包括病人主诉、症状、 发病时间、现在病史、过去病史。O(Objectivedata)医 疗人员的客观检查发现,包括诊查发现及各种检查报告。A (Assessment)医疗人员的诊断评估,即诊断(diagnosis )或臆断(impression)。P(Plan)治疗计画,包括各种 处置、医令或处方。」;「病历写作与管理」乙书中第81、 82页亦重申:「询问完病人的主诉及其他病史等有关资料后 ,就进入疾病诊断的重头戏,身体检查……收集病史资料、 身体检查发现及相关的影像和实验室检查结果后,可提出一 个暂定诊断。」可知于医学诊疗实务上,病人之现在及过去 病史,係研判病情及决定处置方式时极重要之考量,纵研判 为同种病因症状时,亦会因病人之病史不同,而有不同之处 置方式。参照「病历管理理论与实务」及「病历写作与管理 」之说明,再审被告之处置方式显非适宜。 二、关于「适用法规显有错误」部分: ?萧妤馨等人就再审被告对陈月华输血时发生「漏针」情形, 致其引发蜂窝性组织炎并贸然进行穿刺引流,造成开放性伤 口,为不必要且不适当之治疗方式乙事,已善尽举证之责。 原审未见于此,逕以伊未具体举证为由驳回上诉,显已违反 民事诉讼法第277条但书举证责任分配之规定,而有违背法 令之事由。原审以萧妤馨等人就再审被告之医护人员于101 年1月19日输血时发生漏针现象,始终未能举证证明为由, 认陈月华罹患蜂窝性组织炎与再审被告之输血行为无关。然 陈月华因罹患骨髓分化不良症,自101年1月2日起即定期至 再审被告处进行输血治疗,于同年1月19日接受输血时,因 再审被告护理人员之不慎造成「漏针」经陈月华数度反应有 刺痛感后,护理人员始调整针头位置,此情为在场陪同之萧 惠宁所亲见亲闻,且输血后之隔日,陈月华右手前臂输血处 即出现红肿症状,然当时正逢农曆春节期间,医院门诊大多 休诊,再审被告未提供完善之卫教资料及紧急联络资讯下, 陈月华直至同年1月25日再审被告恢复门诊始得就医,再审 被告医院家医科医生诊断为蜂窝性组织炎,并开立会影响血 小板凝结功能有致命危险之Cataflam。同年1月30日经再审 被告血肿科医师诊断,陈月华右手臂红肿已发展为蜂窝性组 织炎,应先治疗蜂窝性组织炎再继续治疗白血病。则依一般 医学常理及经验法则,陈月华之右手臂即有高度可能係因不 当输血而引发蜂窝性组织炎,再审被告嗣后于同年3月26日 急诊护理纪录亦载有「右手前臂因输血导致蜂窝性组织炎」 等文字。是故,伊就陈月华罹患蜂窝性组织炎,係因再审被 告于输血过程中发生漏针之过失,应堪认定已尽举证之责。 复陈月华自101年1月30日接受第一种抗生素治疗,注射三天 仍反覆发烧,经再审被告血肿科医师变更处方,自101年2月 2日起接受第二种抗生素治疗,注射当天即有退烧情形,右 手红肿热痛也有改善,此有再审被告101年2月2日护理纪录 可稽:「右手臂红肿症状已有改善,疼痛尚可忍受,皮肤温 暖无寒冷。」足证陈月华蜂窝性组织炎症状经抗生素治疗后 已获控制。又再审被告101年2月3日会诊纪录上记载有:「 PE(检查):hematoma&localabscessformation(局部 血肿脓疡)、Tentativedx(诊断):hematoma(血肿)」 ,同日护理纪录亦记载有:「右手肿胀,触摸瘀青及瘀血存 ,会诊外科柯东易予行肿胀处之穿刺引流,其引流物暗红色 血液。」,则斯时陈月华右手臂蜂窝性组织炎患部,究係依 检查为局部血肿脓疡而必须採取穿刺引流之方式治疗,抑或 是依诊断为血肿而仅以施用抗生素之方式治疗即可,即不无 疑问。是依上开会诊纪录及护理纪录,似已证明再审被告未 充分考量陈月华为骨髓分化不良症患者,竟贸然以穿刺引流 之方式治疗蜂窝性组织炎,致陈月华因右手臂上三个开放性 伤口而引发多种细菌感染。从而,揆诸最高法院103年度台 上字1311号判决意旨,伊就再审被告进行穿刺引流係违反医 疗常规,应堪认定已尽举证之责。原确定判决仅依行政院卫 生福利部医事审议委员会(下称医审会)105年4月29日第00 00000号鉴定书之内容,认再审被告并无疏失,进而以再审 原告未尽举证责任,为其败诉之判决,自嫌速断,且显已违 反民事诉讼法第277条但书举证责任分配之规定而有同法第 496条第1项第1款判决适用法规不当之违误。 ?原确定判决参医审会105年4月29日第0000000号鉴定书对陈 月华右手臂蜂窝性组织炎患部研判之内容,认陈月华右手臂 患部即将形成脓疡,故再审被告进行穿刺引流并无违反医疗 常规。然医审会鉴定书中清楚记载;「鉴定意见?1.依医疗 常规,当蜂窝性组织炎经注射抗生素即有退烧、红肿热痛改 善等现象,通常表示该抗生素为有效治疗之抗生素。?3.引 流之时机必须视病人情况而定,一般而言,俟脓疡成熟后所 进行之引流,其效果会较佳。」,对照本案陈月华患有骨髓 分化不良症之血液疾病,本不适宜进行外科手术造成开放性 伤口、增加细菌感染之风险;其蜂窝性组织炎经抗生素治疗 后也已获控制,持续观察状况即可。当时外科贸然进行了不 必要的穿刺引流,且前开医审会鉴定报告既已清楚表示一般 情形下须俟脓疡成熟后始进行引流,另一方面就本案却又表 示:「发生蜂窝性组织炎至形成脓疡为一动态过程,先有发 炎,后再形成脓疡。本案会诊医师之意见为脓疡即将形成, 因此医师进行切开引流,符合医疗常规。」则本案再审被告 于陈月华蜂窝性组织炎患部有所改善下贸然进行穿刺引流, 显然与一般情形不符,难谓与医疗常规相符。医审会鉴定书 之内容显有互为矛盾,原确定判决未察,遽依医审会前开鉴 定意见作为本案裁判之依据,自属未依证据认定事实而有民 事诉讼法第496条第1项第1款判决适用法规不当之违误。 ?原确定判决依上述医审会之鉴定,认陈月华死亡之原因为未 治疗白血病引发败血症。惟陈月华于101年1月2日3日经再审 被告诊断罹患骨髓分化不良症,待骨髓移植配对前,均以保 守疗法即固定进行输血治疗,此为两造所不争执。故陈月华 于进行骨髓移植化学治疗前,即应避免身体产生开放性伤口 造成感染。再审被告明知上情,却于陈月华右手臂因输血时 漏针致蜂窝性组织炎时,未充分考量陈月华之身体状况,逕 以引流方式,捨保守疗法即注射抗生素之方式治疗,致陈月 华于101年5月17日死亡,因右手臂引流伤口始终未能复原, 而影响其白血病之治疗。前揭医审会之鉴定意见亦表示:依 医疗常规,一般于化学治疗及骨髓移植期间,如病人同时受 有感染,则会有生命危险。则再审被告未充分考量陈月,陈 月华是否适宜以穿刺引流之方式治疗蜂窝性组织炎,亦未向 陈月华及再审原告等家属说明治疗蜂窝性组织炎之方式及可 能造成之风险,即贸然以引流方式治疗,致陈月华右手臂存 有开放性伤口,再审被告之医疗行为是否与医疗法第64条第 1项:「医疗机构实施中央主管机关规定之侵入性检查或治 疗,应向病人或其法定代理人、配偶、亲属或关係人说明, 并经其同意,签具同意书后,始得为之。」之规定无违,即 待探求。原确定判决未详究再审被告对陈月华实施上开穿刺 引流后造成开放性伤口,影响其急性骨髓性白血病治疗。最 后,其开放性伤口与三种细菌合併感染而败血死亡之结果间 ,是否有相当因果关係存在,逕谓再审被告于101年2月3日 对陈月华进行穿刺造成的开放性伤口与陈月华101年5月17日 细菌感染败血症死亡间无因果关係存在,亦难谓当。 ?原确定判决另参医审会之鉴定,认陈月华死亡之原因係为未 治疗白血病引发之败血症。然陈月华于101年2月3日接受穿 刺引流后,与日后陆续受细菌感染败血有关。再审被告即于 101年2月4日自陈月华伤口培养出SA金黄色葡萄球菌、于101 年2月22日受肠道细菌入侵感染、于101年4月21日陈月华于 台中荣总住院期间,血液培养出MRSA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 ,至101年5月15日血液培养更发现三种细菌,除再审被告医 院培养出亲水性产气单胞菌外,另有台中荣总医院培养出 MRSA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及大肠桿菌。以上细菌皆与开放 性伤口有关,有些是藉由伤口入侵的直接感染,或为治疗蜂 窝性组织炎及其伤口而引起的间接感染。依医疗法第67条第 2项,病历应包括「各项检查、检验报告资料」,依病历之 检验报告,101年5月15日病患发生败血症。血液培养发现有 三种细菌,前开医审会鉴定报告空言泛称陈月华死亡之原因 係为未治疗白血病所产生之亲水性产气单胞菌,却木说明病 患体内MRSA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或大肠桿菌是否可能亦为 造成死亡之原因;抑或可能为三种细菌合併造成陈月华死亡 之结果,以及各该细菌分别可能造成死亡之机率比例为何, 即遽认陈月华死亡之原因为未治疗白血病所产生之亲水性产 气单胞菌,自嫌速断。又再审原告提出于一审审理期间提出 相关文献【产气单胞桿菌属Aeromonasspp.检测方法验证与 环境水域分布调查】,证明产气单胞菌之感染途径可经由创 伤及刺伤之伤口传播,而医审会105年4月29日第0000000号 鉴定书亦提及产气单胞菌可由伤口或肠道入侵。则纵使本件 陈月华之死因係产气单胞菌所引起之败血症,然感染产气单 胞菌之途径为何,是否係经由右手臂穿刺引流之伤口所感染 ,即为有疑。对此医审会仅泛称陈月华为白血病人,其本身 之免疫力低下,本即易发生细菌感染,却未说明白血病患者 如何在人体内会自动发生Aeromonashydrophila产气单胞菌 感染而致病(由上开文献得知产气单胞菌乃是存在人体外的 细菌,必须透过途径才可入侵感染)。也未进一步探讨陈月 华因右手臂穿刺性伤口感染产气单胞菌之可能性,其鉴定结 论显有疏漏。而原确定判决徒以医审会鉴定报告为依据,否 定上诉人所提出上开医学文献所载,逕认陈月华感染产气单 胞菌致败血症与右手臂引流之伤口无关,显有未依证据认定 事实而属民事诉讼法第496条第1项第1款判决适用法规不当 之违误。 参、本件未经言词辩论,故无再审被告之声明及陈述。 肆、有关当事人发见未经斟酌之证物部分: ?按民事诉讼法第496条第1项第13款所谓当事人发见未经斟酌 之证物,係指前诉讼程序事实审之言词辩论终结前已存在之 证物,因当事人不知有此,致未经斟酌,现始知之。尚应就 其在前诉讼程序不能使用之事实及嗣后发现之时间负举证责 任,且必以其新证据若经法院斟酌可受较有利益之裁判者为 限(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1005号、18年上字第710号判例意 旨参照)。 ?再审原告主张其有发见原确定判决所未斟酌之证物即「新闻 网页文章」、「中华民国眼科医学会杂誌病例报告」、「病 历管理理论与实务」、「病历写作与管理」,得依民事诉讼 法第496条第1项第13款规定提起再审之诉。惟纵使再审原告 所提出之「新闻网页文章」、「中华民国眼科医学会杂誌病 例报告」、「病历管理理论与实务」、「病历写作与管理」 ,均係在于前诉讼程序之言词辩论终结前已存在,其就知悉 在后之事实并未举证自无法证明其在前诉讼程序有不能使用 上述文章之事实,矧再审原告,已自承上开证物,係在105 年7月19日收受确定判决后,始搜寻相关新闻网页及医学文 献而得,已有不符,且该内容仅係提醒患者去医院吊点滴打 针时所应注意之事项及其可能产生之风险、「一位血友病患 的疑似皮样囊肿感染-病例报告」及有关病患病历製作与管 理之相关论述,均与本件系争事实无涉,则本院纵斟酌上述 文章,仍不足动摇原确定判决之基础,自不得据为本款之再 审事由。 伍、有关适用法规显有错误部分: ?按民事诉讼法第496条第1项第1款规定适用法规显有错误者 ,係指确定判决所适用之法规显然不合于法律规定,或与司 法院现尚有效及大法官会议之解释,或最高法院现尚有效之 判例显有违反,或消极的不适用法规显然影响裁判者而言, 并不包括判决理由矛盾、理由不备、取捨证据失当、调查证 据欠週、漏未斟酌证据、认定事实错误及在学说上诸说併存 致发生法律上见解歧异等情形在内。前诉讼程序原确定判决 认定事实、举证责任之分配及证据取捨之当否,乃事实审法 院职权行使之範围,非属适用法规显有错误(司法院释字第 177号解释、86年台再字第102号判决、90年度台再字第27号 判决、96年台再字第54号判决、101年台再字第30号判决、 102年台再字第29号判决意旨参照)。準此,民事诉讼法第 496条第1项第1款「适用法规显有错误」再审事由,仅以原 确定判决所认定之事实而为之法律上判断,有适用法规显有 错误之情形为限,至事实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调查证据欠 周或判决不备理由,虽得于判决确定前据为上诉之理由,究 与适用法规显有错误有别,当事人不得据以提起再审之诉。 ?本件再审原告主张陈月华罹患蜂窝性组织炎,係因再审被告 于输血过程中发生漏针之过失,及再审被告为陈月华进行穿 刺引流係违反医疗常规已尽举证之责。再审被告未向陈月华 及再审原告等家属说明治疗蜂窝性组织炎之方式及可能造成 之风险,即贸然以引流方式治疗,致陈月华右手臂存有开放 性伤口,违反医疗法第64条第1项之规定,及原确定判决未 详究陈月华开放性伤口与三种细菌合併感染而败血死亡之结 果间,是否有相当因果关係存在,有判决违背法令之再审事 由云云。惟再审原告主张上开再审理由,均係指摘原确定判 决认定事实、取捨证据及举证责任分配不当,均非以原确定 判决所认定之事实而为之法律判断,有适用法规显有错误之 情形。揆之前揭说明。应认再审原告提起本件再审之诉,为 显无再审理由,应予驳回。 ?再审原告又称医审会仅泛称陈月华为白血病人,其本身之免 疫力低下,本即易发生细菌感染,却未说明白血病患者如何 在人体内会自动发生Aeromonashydrophila产气单胞菌感染 而致病,也未进一步探讨陈月华因右手臂穿刺性伤口感染产 气单胞菌之可能性,其鉴定结论显有疏漏。而原确定判决徒 以医审会鉴定报告为依据,显有未依证据认定事实而属民事 诉讼法第496条第1项第1款判决适用法规不当之违误云云。 惟原确定判决已就其採用医审会鉴定报告为本案诉讼裁判之 依据详述理由,况原确定判决採用医审会鉴定以为裁判依据 ,核属证据取捨,自难据此即认原确定判决适用法规显有错 误。 陆、末按再审之诉显无再审理由者,得不经言词辩论,以判决驳 回之,民事诉讼法第502条第2项定有明文。所谓再审之诉显 无再审理由,係依再审原告所主张之再审事由,不经调查即 可认定,在法律上显无理由而不能获得胜诉之判决者而言。 承前所述,依再审原告主张之再审事由,不经调查即可认定 显与民事诉讼法第496条第1项第1款、第13款规定之要件不 符。从而,再审原告提起本件再审之诉,显无再审理由,爰 不经言词辩论,逕以判决驳回之。 柒、据上论结,本件再审之诉为显无理由,依民事诉讼法第502 条第2项、第78条,判决如主文。 中华民国106年3月24日 医事法庭审判长法官吴惠郁 法官王重吉 法官颜世杰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对本判决上诉,须于收受判决送达后20日内向本院提出上诉书 状,其未表明上诉理由者,应于提出上诉后20日内向本院提出上 诉理由书(须按他造人数附具缮本)。 上诉时应提出委任律师为诉讼代理人之委任状。具有民事诉讼法 第466条之1第1项但书或第2项之情形为诉讼代理人者,另应附具 律师及格证书及释明委任人与受任人有该条项所定关係之释明文 书影本。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书记官林育萱 中华民国106年3月24日
膳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