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时时彩_澳洲时时彩网站 设为首页加为收藏

体质养生

你的位置: > 体质养生 >

观念平台-美容税与中年危机

  • 发表时间:2019-05-22 15:22
  • 来源:未知

透过整型美容来变得更有自信是身体自主的展现,还是耽溺于外在虚荣的结果?最近因为美国健保改革法案有意提案课徵美容税,这个女性主义界的旧议题在美国又引起了一些新讨论。

从字面上来看,就不难得知美容税(Bo-tax)是冲着肉毒素(Botox)这类的微整型而来。提案中建议,除了因为先天异常或车祸、病变造成了缺陷而需要整型之外,其他非必要的整型一律要加徵百分之五的税金。虽然美容税的立意是希望落实更公平的健改制,也就是有点「劫富济贫」、让爱美的贵妇名媛多缴点税的味道,但因为对美容市场冲击太大,整型医师们自然群起反弹。而更值得注意的是,同样持强烈反对意见者还包括女权团体。

过去主流女性主义者予人的印象,是致力于批判整型美容所造成的「身体法西斯主义」,并鼓励女性不要被父权窄化定义下的美丽标準所制约,何以现在竟反对开徵又名「虚荣税」的美容税?

女权团体的理由是,进行整型美容手术的未必是有钱有闲的上流社会人士,想要增加职场竞争力的中年妇女其实佔了更大的比例。生存在这个歧视中年妇女的社会中,失去外表优势的中年女性若连靠美容来改头换面的权利也被剥夺,要争取工作机会可能更加困难,所以若通过徵收美容税,只不过是让想以美容来扳回劣势的中年妇女负担更重罢了。

女权团体为中年妇女请命之说的确言之成理,同时也点出了早些年对「冻容世代」的推崇与歌颂其实太过浪漫乐观:当时女性对美容的趋之若鹜被解读为身体自主权的展现,彷彿在美容科技的加持下,女性连容貌要冻结在哪个年龄都可以随心所欲自由选择。而今女权团体指出的残酷事实是,很多女性是在经济压力、美容风险压力、求职压力下求助美容手术;她们之所以想「冻容」,是出于害怕就此被世界抛弃的中年危机。

然而女权团体的此番请命,却隐然透露某种宿命感,犹如宣称「既然父权社会不改变对美的执着,女人只好努力让自己变美」,难怪引起了「或许女性主义也进入了中年期」这样的感慨。历经激情抗争的年代之后,女性主义者是否终于认识到现实的残酷,知道生活在这个「有外在美才有优势」的世界里,要女性无视父权的制约是不可能的任务?

这样看来,女性主义论述确实面临了某种中年危机。今时今日,反对美丽产业的言论不但往往被斥为昧于现实,也可能因为老调重谈而失去批判力道。要如何克服论述上的中年危机,使得「认清现实」不等于「弃械投降」?将是女性主义必须严肃思考的问题,才不至于让外在美至上的观念就此被进一步合理化,形成不可逆的社会氛围。

回头看看本地某丰胸饮品如何堂而皇之地在系列广告中声称有好身材才有美好的未来、甚至强调「多一吋就能多一点自信、多一点选择、多一点特权」,我们更会发现女性主义的革命真的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作者为台湾大学外文系副教授)

(中国时报)

膳食